珍珠翡翠白玉汤-郭德纲单口

推荐人: 来源: 发布时间: 01-19 阅读:
相声啊,分多少种,一种啊就是一个人说的,单口相声;俩人说的是对口相声;三个人说的是群口相声;十几个人说的呢是化妆相声;二十几个人的是相声剧;五百来人呢这是听相声的! 这场呢是我一个人说,一个人说有好处,没人搅和,当然了,你想搅和别人也不行。相声里说的都是真事吗?有真事,有假事。有人说:我听了,尤其以单口相声来说,净瞎说的,很多故事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。这我得拦您一句,不对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。你可能觉得很怪诞,很荒谬,但是,请您记住喽,没有不可能的事儿。那么今天说得这个故事呢,好多人都知道,叫《珍珠翡翠白玉汤》。发生在什么时候呢,哎!这得往前说。 想当初,在元朝末年,元顺帝执政天子,荒淫无道,普天之下是哀鸿遍野,民不聊生,十八家反王起义造反,要夺取大元的天下。怎么办呢?皇上很着急啊,江山只能安排,岂能轻易的拱手让人呢。朝中有个大丞相叫陀陀,给定了个计策,出圣旨,发皇榜,晓谕天下,恩开武举,普天之下只要是练武术的人,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哪怕是杀了人的强盗,滚了马的土匪,都能到这儿来比武赶考夺武状元,只要能连胜五员大将的,马上登台拜帅,你就是大元帅。实际上呢,这是个计策,把天下练武术的人都诓进京城,诓进元大都,关上门,只要进了贡院,安排了十条绝后计,把你们全灭在这儿,江山就能够太平了。 武科场里边,天下英雄可都到了,大门也锁上了。正当中坐着皇上,两旁边坐着丞相,还有怀王爷。这些人可都不知道,皇上脚下有一块翻板,见事情不好,一踩这翻板,顺着暗道就都走了。而且在武科场的地下埋着这些个地雷,到时候一点火,轰隆一下全炸起来了,谁也跑不了。可就在这会儿,来了位大英雄,这主儿可了不得,他是马踏贡院墙,戳枪破炮,摔斗跳台,扯天子半幅龙袍,揪袍捋带,酒泼太师,杯砸怀王,单膀力托千斤闸。摔死金头王,撞死银头王,枪挑铜头王,鞭打铁头王,二十七座连营一马踏为灰烬。怀远安宁黑太岁,打虎将军叫常遇春。 常六爷大闹武科场,北京城可就乱了套了,各家反王反出元大都,全都跑了。别人咱不提,单说安徽人朱元璋,就是后来的洪武啊,大明朝的开国皇帝。哎哟!在北京城里一番争杀呀,浑身上下出了一场透汗,连着一天多水米未沾牙,由打北京城里边骑着马就跑出去了。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远远的瞧着那儿有一个小破庙,心说:得了,我上那儿先歇会儿去,来到庙门前,翻身要下马,这个左腿摘不下蹬来了,踩着马镫,左腿摘不下来了。眼前一黑,咕咚一下子这人就躺在地上了,昏死过去。腹内无食,身上无衣,出了身透汗,凉风再一激,重感冒。眼前一黑,扔在这了。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由打大路的这边儿,来了俩位身份显赫的人士——俩要饭的。这头发都立着,浑身上下破衣罗嗦,光着脚拿着黄瓦罐,挎着柳条筐,俩人要饭刚回来。一瞧这门口,躺着一个人,俩人一瞧,这人这模样,怎么长的这么寒碜呢,史书上有记载,朱元璋长得奇丑无比,这大脸哪跟驴那么大个,几出几入,厚嘴唇,翻鼻孔,脸上长着很多的痦子和麻子,很难看。俩要饭的一瞧,嗬!就这张脸,大麻子套着小麻子,小麻子套着小小麻子,小小麻子中间有一坑儿,坑里还有个小黑点,这是三环套月的麻子!俩人心说:出去要饭一天,回来庙门口添了摆设了,要再找一个这样的搁在这庙门口可比石狮子好看。来吧!把他弄进来吧,连拉带拽,把他拉到庙里面,屋里冷啊,架上几块破砖,弄些柴禾一点,热乎气一上来,这个朱元璋醒过来了。 “哎哟——”俩要饭的一瞧,哎!你瞧,他活过来了,过来吧,给弄了口水。他这儿呢,活过来是活过来了,可是半昏迷,似明白似不明白,还以为自己呀在武科场里边儿,跟常遇春、胡大海在这儿打仗呢。迷迷糊糊的喊常遇春“哎呀,常贤弟呀!”喊常遇春。这要饭的一激灵“哟!他知道我叫常先弟!”再瞧朱元璋“来!”“哟!”那个要饭的也愣啦,“他知道我姓来!咱们这儿救了一神仙!”“你怎么回事呀?”“我饿——!”“噢!饿了!”哥俩一琢磨,行了,这人没大事儿,。饿这个滋味我们哥俩是知道的,我们长年累月跟这个玩意儿打交道啊!“来吧!咱们只当今天少要点吧。”架上火,这有一大瓦罐,什么玩意儿都有,糊饭嘎巴儿,烂白菜,烂菠菜,杂合菜,馊豆腐呀,一大锅‘咕嘟咕嘟’,弄得了,盛一大碗,连汤带菜递过去。一闻这味儿,真香。哎哟!拿过来嘁哧咔嚓、嘁哧咔嚓喝了,吃饱了,喝足了,精神头也有了,就觉着浑身上下挺舒服,尤其又出了一身透汗,感冒都好了一半儿。 “哎呀!两位呀,我谢谢您二位呀。二位怎么称呼呀?”“哎!装傻呀你这是,你刚才不是知道么,吃饱了就忘啊,跟我这毛病差不多!”“哎呀,谢谢二位,我这是打武科场出来,得了重病,多亏二位搭救,青山不倒,绿水长流,他年相见,咱们后会有期。我想问问二位,您刚才给我吃得这是什么珍馐美味呀?”俩要饭的恨不能蹦起来给他一嘴巴。这是捧我们吗,我们见天吃这玩意儿。那位说:“你过来,过来,这人有毛病,太可乐了,还什么珍馐美味,咱给起个名字吧。”“胡说呀,这有什么名字好起呀!”“你跟他说,你就说咱给他吃的这叫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“你怎么回事呀?糊涂啊,珍珠在哪儿呢?”“剩米饭呀,糊饭嘎巴儿,那不就是珍珠吗。”“翡翠呢?”“菜叶呀!烂菜叶呀!”“那白玉呢?”“豆腐啊,馊豆腐呀!这不就是珍珠翡翠白玉汤吗。你跟他说去吧。”“哎!我跟你说呀,我们给你喝的这是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“噢!如此说来,我这有礼了。”打庙里出来,翻身上了马,是扬长而去。 过了这么些年哪,朱元璋带人推倒了大元朝,建立大明,定都在南京,自己当了皇上了,就是历史上的朱洪武。当了皇上那可是了不得了,每天是锦衣玉食,吃的珍馐美味,穿的绫罗绸缎。真是天子一意孤行,臣子百顺百从。皇上说什么是什么,到了正月十五,皇上说“这个元宵是黑的。”家家户户一人就得煮碗煤球喝;皇上要说“这个傻子最好。”打这儿起,xxx连升三级。哪怕皇上给大臣一张手纸,那都得拿黄绫子裱好了,供到祖先堂,这是增光耀祖、显耀门庭,御赐的——擦屁股纸,就到这种程度。 可是好日子每天过,也有腻的时候,这个人啊,跟您这么讲,有享不了的福,没有受不了的罪。天天受罪,一辈子都没事儿,要说乍一享福,未必接受的了。朱元璋就是这样。哎!有这么两天,浑身上下这个难受,这个不舒服啊。猛然间想起来,好像当初我在破庙里那滋味儿,那会儿也是这么难受,来了俩要饭的,给我弄了一碗珍馐美味,叫珍珠翡翠白玉汤。喝完以后,很舒服啊!哎!我现如今要有这么一碗喝,那该有多好啊!传圣旨,让御膳房赶紧做珍珠翡翠白玉汤。 旨意传下来,厨子们全害怕了。没见过,谁喝过?谁也没喝过!怎么做呀?那位说:“我倒是听说过,珍珠上笼屉蒸,工夫大了能蒸软了,翡翠、白玉这——没法下刀啊!”那位说:“你糊涂啊,你找小片的。”“对!对!对!”找内廷总管领珍珠、翡翠、白玉。大珍珠上屉蒸,调点芝麻酱搁好了;这边择那翡翠,薄薄的片。还琢磨呢:块儿太大皇上不好嚼,来小块的吧。都弄好了,上屉蒸,蒸完之后,这边炝锅,弄碗高汤,这几样搁到里头,搁点香菜,搁点花椒面,盛一大碗端上来。皇上一瞧,打心里头就爱,太好看了。粉白翠绿,拿小勺一杓“得——”(声音)皇上乐了,还响哪,是在太好了。来我尝尝这个吧,捞了块翡翠搁到嘴里,“嘎吱嘎吱”这嚼着。旁边太监看见了“万岁,您这叫猪八戒啃沙锅,您是痛快了,不管我们牙碜不牙碜!”“那那么些废话呀,不够你们说的!”“啪”就把碗给(cei四声)了。“混帐,御膳房有欺君之罪!” 御膳房吓坏了,这怎么弄哪,皇上喝过,你骗都骗不了啊!赶紧说:“万岁啊,这个,我们才疏学浅,确实不知道什么叫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皇上一琢磨,点点头“唉!也难怪你们,那个东西它不是随便就能喝的呀,以你们的身份那儿见过这个珍馐美味呀!传圣旨吧,州城府县,出皇榜,找这两个人,找能作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。要是能找着,加官进爵,赏黄金千两。”普天之下,皇榜可就刷到了。 哎!想当初,朱元璋落魄的这个县城,也贴了皇榜,就贴在县衙门的旁边儿。当年那俩要饭的,这么些年,还在这儿活动呢。这天哪坐在墙根儿这蹭痒痒、择虱子,听人说,皇上出皇榜找能做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。把这事儿一说,嗬!俩要饭的美的鼻涕泡都出来了:天底下还有这个事儿啊!他那个模样的都当皇上了,咱哥俩也不远啦。你琢磨,喝汤的都当皇上了,这咱俩慢慢熬着吧!来吧,这回咱们算混整了。 来到县衙门口,一伸手“吱啦”就把皇榜给撕了。把看榜的衙役给气坏了“你当那是面的哪!啊!那是纸的,那么薄能搪时候吗,要疯啊,锁上他!”‘哗愣!咯嘣!’拿铁链子就过来了。俩要饭的乐了“哎!给皇上做珍珠翡翠白玉汤就给锁着去吗?”班头一听吓一跳,“哟!您、您二位能做这汤?”“废话,不就是皇上吗,我们俩见过呀。想当初,我们给他做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啊!”“哎哟!这、这我们不知道!您恕过我们糊涂犯上,我这就去禀报我们老爷去。”“等着,谁呀?”“县太爷,我们老爷。”“他是老爷!那我们是谁?”“您、您是老太爷!老太爷您里边请吧!”“车呢?车呢?”“不是,您那不就站台阶底下吗!再说这车也进不来呀!”“别废话呀,我们是老太爷呀!”“那、那我们背您进去得了。”出来几位差人,把二位背进去了。老百姓纳闷啊:这青天白日的,往衙门口背要饭的,这是什么买卖呀? 让到客厅,把最好的茶叶给两位沏上来往这一放,“您喝吧。”打开这盖碗,俩要饭的很不满意“这茶叶太少了!”“噢!您喝酽的?”“嗯!少了不解饱啊!”“您吃茶叶啊!您别着急,俩位老太爷放心,这回行了,管饭了。” 到后边跟县太爷一说,县太爷跟屋里“呗!呗!呗!”蹦三圈。“苍天厚土,过往神灵,我们家的老祖宗算是睁眼了,没想到啊,这么好的事儿落到我这儿了。”赶紧换上新官衣,打里边出来。“哎呀!俩位老太爷在哪儿呢?俩位老太爷在哪儿呢?俩位老太爷——捆上!捆上!我认识他们俩,这不见天在外面要饭的那俩吗。” “哗愣!咯嘣!”拿铁链子锁上了。俩要饭的还乐呢:“嘿嘿!县太爷,什么时候咱们进京面圣啊?”“还面圣哪,我这儿还两碗剩面。” 可转念又一捉摸,这事儿不好办,你要说这真要给他轰出去了,日后传讲起来,皇上一问,这事不好说。可你要真带他去,是也在两可之间。干脆这么着,项带锁链,押解进京,八宝金殿见皇上,看皇上怎么发落。吩咐人准备木笼囚车,把俩要饭的装在车上,拉着俩人,直奔京城。俩要饭的不习惯啊!“县太,商量商量,我扶着车一块走行吗?坐车坐不惯。”“别废话!别废话!” 拉到了京城,有人把消息就告诉了皇上。洪武一听,打心里高兴啊:哎呀,苍天不负苦心人啊!看来这俩人哪,还是真找着了。吩咐文臣武将,在金銮殿上一块见见这两位高人。正当中皇上一坐,文东武西,列立两厢,县官也上来了,跪在了品级台最后的一位。七品知县不能上金殿,这上面没有他的位置。可是今天,他带着两位高人来,得让他上来。来到金殿上,扑通跪倒,三拜九叩,山呼万岁。皇上说:“给朕做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两位高人现在哪里呀?赶紧把他们带上来让我瞧瞧吧。”“是!”黄门官传旨下去,工夫不大,由打外边儿,唏哩哗啦、唏哩哗啦,俩要饭的上来了。往这一站,冲皇上一点头“哎——”县官一瞧“噢!不光跟我,跟谁都这样。” 皇上一瞧,这心里恨的慌。恨谁呀?恨这县官“这个混帐,真不会办事,嗯!你给他俩洗个澡,换换衣裳,刀尺刀尺啊!这让文武群臣一瞧,皇上认识要饭的,多没身份哪!” 皇上自己拿话得往回找“两位爱卿,多年未见,依然风采依旧。朕来问你,为何如此乔装改扮来见寡人哪?”皇上遮羞脸:干吗装成这样啊?开玩笑吗?皇上这意思。俩要饭的乐了“这能瞒得了你吗,这么些年一直这样啊!”皇上一捉摸,我这白说了。拿手一指这县官“嘟!混帐,不会当差。给朕作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,谁让你绳捆索绑啊!来呀,推出去万剐凌迟”推出去要剐。 县官吓坏了,磕头犹如鸡奔碎米,哆嗦得就跟蝎了虎子吃烟袋油子似的。浑身上下这汗,哗啦哗啦,掩盖不住了。脸都白了“万岁饶命,万岁饶命。”俩要饭乐啦!:“哎!这是个玩艺儿啊!看着哆嗦的多好看啊,万岁!这别杀呀!这留着吧,这是个玩艺儿啊!给您做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缺一个小伙计儿卖东道西的,让他当个小伙计吧。”皇上一听点点头“嗯!起来,买东西去。”饶了县官一命。另建御膳房,单拨纹银五千两,御膳房拨了三个御厨过来,一块做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。 这仨厨子一来心里头就高兴啊,“长能耐的时候到了,这回咱们三个人一定要团结,咱们好好的跟人家去学这个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日后咱们就指着这个升官换纱帽了。要饭的往这一坐,县官过来扑通先磕一个“谢谢两位老太爷,谢谢您这救命之恩!这次您看让我当伙计,给您买东西,我一定买那特别好的,让您满意。差使做好了,两位老太爷在皇上驾前启奏一本。我没有别的要求,我稍微的升上这么四级官、五级官的我就知足了。”“啊!这倒霉催的玩意儿,刚活命就想着升官啊!甭废话,快准备东西去。准备二百斤糙米,买这么二百斤菠菜,二百斤白菜,六百块豆腐,十挑刷家伙水,五桶杂和菜,快去吧!”县官一听“两位老太爷,您这是憋着害谁呀?”“废话,给皇上做饭你懂吗,快买去吧!” 半天儿的工夫都买回来了,往这一放,仨御厨也站好了。“老太爷,您吩咐吧,您看我们都干什么?”“嗯!你会焖米饭吗?”“让您说的,御膳房的御厨还能不会焖米饭吗?我会。”“焖米饭去吧。别怎么搁水啊。”“不搁水就糊了!”“哎!就要这个,要这个,熟了以后把上面的干饭(kuai)出去扔了,就要底下的那糊的。去!”“哎,是!”“你,你会择菠菜吗?”“我会。”“你择菠菜去。你去择那白菜。快去快去。”县官过来了“老太爷,我干什么呀?”“找仨大盆去”找仨头号大盆,“把六百块豆腐都搁里头,一个里头搁二百块。”“是!”码的挺齐,宫里的豆腐都是好豆腐,特别的洁白细腻,码得了。“两位老太爷,您看我还干点什么啊?我、我这是切片儿啊,这是切块儿啊?”“切那个干吗呀!来,跟我一块弄豆腐,咱仨一人一盆。”“哟!那您得教教我。”“把鞋脱了,把鞋脱了,裹脚布都扒了。对!”仨人都光着脚。“老太爷,这怎么办?”“来!来!进来,踩!跟我这样踩。”县官不敢呀。“来!踩!不踩宰你啊!”仨人跟这盆里“呱咭呱咭”踩这豆腐。一会儿,都踩碎了,擦擦脚。“嗯!挺好,挺好。”找那桶吧 ,把那桶拿过来。把豆腐放在里边,就搁那刷家饮水里头泡着。又跟地上抓了两把土放到里边儿,和弄来和弄去,搁到太阳地下去晒着。六月三伏啊,一会儿的工夫都冒了泡了。“咕嘟咕嘟”俩要饭的瞧着“嗯!这有点意思了。”这个拿勺儿啊杓点尝尝:“嗯!差不多!”那位说:“不行不行!给皇上吃的不能这么简单,你不能光尝这谈汤儿,尝尝这豆腐。嗯!这有点意思了。”一拍这县官:“回头我跟皇上说,这都是你弄的。”县官眼泪都下来了“二位宰了我得了,这要送上去,我还要得了脑袋啊!”“别废话,别废话,我看看他们这活怎么着了。”一瞧这边,米饭焖的差不多了,糊饭嘎巴儿。再看这边儿,择这菠菜,把这大叶全去了,光留这心儿。哎呀!你这笨呀,那些个哪?”“那都扔了。”“捡回来,捡回来,就要那个,就要那个,知道吗?白菜也是,心都不要,就要外边这烂的,有虫子眼的最好。”都弄好了,归置到一块,就等到五鼓天明,圣驾临朝的时候,准备做这些东西。皇上传圣旨,文武群臣一个不许短,早朝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到。 为什么呀?跟皇上一起品尝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。皇上那意思呢:我吃好东西,我不能偏了你们,咱们大伙一块吧。五鼓天明,朝房里头人都满了,文臣武将,人都到了。大伙儿商量这事儿,“哎!仁兄。”“哎!贤弟。”“你喝过这珍珠翡翠白玉汤吗?”“哎呀!咱哪有那个造化呀!不过,我父亲当初喝过。”“哦!您父亲喝过。”“我父亲当初可了不得啊!我父亲当初马踏贡院墙,戳枪破炮,摔斗跳台,扯天子半幅龙袍,揪袍捋带,酒泼太师,杯砸怀王,单膀力托千斤闸。皇上呢感念我父亲救驾有功,所以说呢,赏了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。老人家喝完之后呢,觉得身轻体壮,身体特别好,而且打那儿起呀,自己觉得走道儿也轻快了,睡觉躺下就能着,吃饭饭量也大。今日我辈深受皇恩,祖德不浅哪!”“是!是!是!”“我跟您说,自打接到圣旨,昨天晚饭我都没吃。我就等着今天这碗珍珠翡翠白玉汤了。”“来吧,咱们走吧,排班吧。” 金銮殿上,文东武西,列立两厢。香烟缭绕,圣驾临朝,小太监传话:“盛,端。”一说“盛,端。”御膳房开始忙活了,把大锅往上一座,俩要饭的指挥“来吧,开始,一回锅就算成了。”“老太爷,先搁哪个?”“什么先搁哪个,那个都行,来吧。”‘咕嘟咕嘟’刷家伙水、馊豆腐、剩杂合菜、烂菠菜、烂白菜、糊饭嘎巴儿弄一大堆,跟地下撮两簸箕煤灰搁里边儿,大铁锹这么一和弄,都搁好了,那几位全跑出去了。这屋子里呆不了人啦!锅一开,俩要饭的也出来了,他们也受不了了。都弄得了,小太监们就来了。盛吧,一个个手里托着一个描金朱漆的盘子,盘里头放着团龙小碗儿。一个里头一碗,一个里头一碗,小太监站齐了,好几百人,一个个端着这碗汤往上走。文武群臣挑大拇哥“好!谁家规矩,皇上家最规矩,你瞧瞧大小太监端着汤,一个个脑袋偏过去,都不敢看这碗汤。这是多大的规矩呀!”是啊,小太监都这模样儿,甭说看,闻一下都嫌恶心的慌。 每位大臣跟前都摆了这么一碗,皇上跟前一大碗。皇上很高兴,端起碗来,闻了一闻,“这什么玩意儿!”皇上一打迟疑,文武群臣也闻,闻完了看皇上,心说:“行了,这回算行了,俩要饭的,加上县官,还有三厨子,这几个人算是完了,谁也活不了了,这东西能喝吗!皇上一会儿生气,非把这几个人剐了。” 皇上端着碗很尴尬,看看文臣,看看武将,心里生气:噢!你们净能跟着我享福啊!这么一点罪都受不了么?我找人做的珍珠翡翠白玉汤,难道说你们就不喝吗?也应了那句话了,想当初啊,我在破庙里,身上难受,又发烧又感冒的,我喝了这东西,身上好受了。现如今锦衣玉食,我不需要它了。可是啊,我找人做的汤,我要是不喝,你们大伙儿笑话我,不成,咱们大伙一块儿来吧。你们也甭看我。一举这碗:“众位爱卿,来,你我君臣共饮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“咕咚咕咚”,全灌下去了。拿起来一亮这碗底儿,“众位爱卿,感情深,一口闷,感情铁,喝出血!来吧!来吧!” 群臣一瞧“皇上都喝了,咱们怎么着呢?”“还怎么着,都端起来吧,端起来吧!”都端起来了,一闻这味儿,真难受。找借口:“年兄您请!”“废话!我请你不来就行啦!甭废话,一块儿喝吧!”‘咕咚咚咕咚咚’都灌下去了,剩下最后一口,实在咽不下去了,都搁嘴里含着。 皇上一瞧大伙儿喝了,心里痛快,“很好啊,很给面子啊!”站起来,一扶这龙书案,“众位爱卿,寡人找人做的这个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,你等品尝之后味道如何呀?”文武百官一听这个,(站起来各伸双指,俩大拇哥部挑起来了,可就是没说话)。皇上乐啦!皇上说:“啊,众位爱卿,你等不语,各伸双指,你等之意,朕已明白——你们是想每人再来两大碗吗!”
如果我们引用了未经您授权的文章,请来信告知我们.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