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话故事剧本:丹凤丸

推荐人: 来源: 发布时间: 03-12 阅读:

相声小品剧本之家为大家整理的童话故事剧本:丹凤丸的文章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!更多最新信息请点击童话故事网

 青年侠客梁锦云天纵英勇,曾率武林同道大战莽山七狼,捣毁狼巢,独歼黑水河四鬼,扫平鬼穴,侠名享誉江湖。

  威名四射的梁锦云白天挟金弹射猎于山林,夜晚入琼楼醉卧。然而,他越是这样,他的夫人萧沛儿越是愁眉不展,忧心忡忡。

  这天,萧沛儿正满怀心思地倚门望着夫君意气风发远去的背影,身边突然有人宣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!女施主愁眉不展,莫非心中有难以排解之事?”萧沛儿定睛一看,门口站着一个老尼姑,正是城外水月庵的住持妙真。

  萧沛儿是水月庵的施主,她正想找一个人倾诉心中的烦闷,忙把妙真请进府。原来,梁锦云与一班朋友白天四处游猎,夜晚醉卧酒楼,可他与贼寇结仇甚多,若遇贼寇寻仇,那就麻烦了,萧沛儿常常担心不已。

  妙真一听,“呵呵”大笑说:“萧施主原是为夫君的安危挂心,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?”

  说着,妙真从随身携带的布袋里掏出几粒药丸,递给萧沛儿,“萧施主,把这几粒丹凤丸给了梁施主,让他酒后服用,酒醉立解!”

  萧沛儿接过药丸,药丸有鸽蛋大小,通体金黄,隐隐透出药香,不禁问道:“丹凤丸?用什么做的?真的可以解酒吗?”

  妙真又是“呵呵”一笑,说:“是贫尼用草药配制的。‘丹凤丸’一名,取自《吕氏春秋·本味》,书上有‘流沙之西,丹山之南,有凤之丸,沃民所食’的诗句。它不但能解酒,还有强筋健体之功效,不信,可让梁施主一试。”

  萧沛儿对妙真感激不尽,她将丹凤丸交给梁锦云,说明它的解酒健体之功效。

  这天晚上,梁锦云应邀再次去赴宴,萧沛儿忐忑不安地待在家里,她不知道丹凤丸的效果究竟如何。这时,院中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。

  萧沛儿惊异地打开房门,月光下,几个蒙面人越墙而入,在她愣怔间,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刃直逼咽喉,毫无武功的萧沛儿惊恐万状,问道:“你们是谁?要干什么?”

  领头的蒙面人冷哼一声说:“我们是谁,你不必知道。你若问我们干什么,这个可以明白地告诉你,我们是来杀你的,也让梁锦云尝尝亲人被杀的滋味!”

  “你们杀不了她!”

  蒙面人一伙惊愕地回过头,只见院中假山旁,赫然站立着一个人,神情冷冷地盯着他们。此人正是梁锦云。

  为首的蒙面人惊骇地问道:“你不是赴宴去了吗?为何回来了?”

  梁锦云神情悠然地说:“我突然想夫人了,怎么了?不行吗?放开她吧,否则……”

  为首的蒙面人将架在萧沛儿喉咙上的利刃勒得更紧了,穷凶极恶地叫:“让我放掉她,梁锦云,除非你……”

  他的“死”字还没说出口,梁锦云的手一挥,一枚回旋镖疾射而出,直射他的咽喉,“嗵”的一声倒地身亡。其余的鼠窜逃散,一一做了梁锦云的镖下之鬼。搜查蒙面人的尸身,他们是莽山七狼的残渣余孽。他们本想乘梁锦云出去赴宴之机,杀了他的夫人出心中恶气,没料到梁锦云突然回家,结果做了他的镖下之鬼。

  萧沛儿心有余悸,抱住梁锦云泪水涟涟地问:“你喝了酒,又喝了丹凤丸,酒醒后就立即回来了是吗?”

  梁锦云极不自然地点点头说:“是……是的,我……醉酒后,喝了丹凤丸……就回家了。”萧沛儿心中疑惑,但想到丹凤丸的作用,心里还是暗暗欢喜。

  梁锦云安慰了萧沛儿一阵子,似是有意无意地在屋里寻找什么。

  不过,经此变故,梁锦云不再那么热衷于射猎、喝酒、游玩了,天天待在家里,陪着萧沛儿吟诗作对,诗酒唱和。萧沛儿心里十分高兴。

  可是,萧沛儿还没高兴多久,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即将召开,梁锦云作为一方侠客要前去参会。临走时,当地武林中人在一品轩酒楼设宴为他饯行。梁锦云必定又要大醉一场。

  赴宴时,梁锦云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妻子,安慰说:“夫人大可放心,今晚参宴的都是武林高手,我就是醉得人事不省,那些贼人也不敢在众侠客面前动我一指头,只是夫人待在家里要保重。”


  萧沛儿心里空落落地待在家中,早早地上床歇息。睡梦中,她被街上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惊醒。她急忙起床走上大街,只听人们议论纷纷:

  “快去看, 下一页,一品轩酒楼的客房被炸弹炸了。”

  “整个客房都被炸塌了,听说死了不少人。”

  “是啊,听说少侠梁锦云与一班武林朋友在酒楼喝酒,酒醉后到客房休息,也被炸死在里面。”

  萧沛儿听了大吃一惊,扭头就向一品轩酒楼奔去。一品轩酒楼房倒屋塌,一片狼藉。萧沛儿呆立在废墟前,禁不住失声痛哭。

  正哭着,有人拍她的后背,她扭头一看,正是梁锦云,她一脸惊愕地望着夫君。梁锦云满脸庆幸地说:“我到了宴席上,被朋友们敬酒,中席就喝醉了,他们就扶我去客房休息。我就悄悄喝了粒丹凤丸,酒醉立刻醒了,我放心不下你,就起床回家,刚走出客房院,背后就……”萧沛儿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抱住夫君,脸上流着泪水,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  经过两次劫难,萧沛儿觉得妙真尼姑简直就是他们家的福星。她要重重地感谢妙真的救命大恩,在家设下丰盛的素宴,她要宴请妙真。

  妙真应邀而来,被萧沛儿请上上座。萧沛儿还拉来梁锦云作陪。梁锦云抱拳一揖说:“妙真师父大驾光临,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!”妙真还礼说:“客气,客气!”双目却直直地盯着梁锦云看。

  萧沛儿端起一杯茶,以茶代酒敬妙真,说:“妙真师父的丹凤解酒丸真是灵验,我夫君醉酒后,喝了酒醉立解,由此避过几次劫难。大恩不言谢,请师父喝了这杯茶。”

  妙真却问:“梁大侠喝了丹凤丸吗?”萧沛儿点头答:“正是。”

  妙真手腕一抖,手中的茶杯疾若流星地射向梁锦云。梁锦云斜身闪开,茶杯击在墙上,摔得粉碎。

  梁锦云夫妇惊愕地抬头,只见妙真手持长剑,一脸杀气地盯着他们。梁锦云惊问:“你是谁?”

  妙真睚眦欲裂地说:“莽山七狼,花无缺!”

  “花狼花无缺!”梁锦云惊住了。当日,他在莽山与七狼血战时,花狼是他第一个当胸一剑刺下山崖,跌入山下湖中。原来她没有死,而是改头换面潜伏在水月庵中,伺机报仇。难怪莽山残渣余孽时时兴风作浪,原来是受她指使。

  花狼阴森森地说:“梁锦云,你没有想到吧?当日你那一剑,我还以为我死了,天公有眼,我又活了过来,得以亲自手刃仇人,为我六个死去的兄长报仇。”梁锦云说:“当日,你与你的六个残暴的兄长就不是梁某的对手,凭你一人如何杀得了我?”

  花狼仰头爆笑一阵子,说:“梁锦云,凭我一人之力是不能杀你,但现在拜你夫人所赐,我能够杀你了。”

  “胡说!”萧沛儿云天雾地地反驳,“我何曾帮你害自己夫君?”

  花狼又是一阵爆笑:“梁锦云,告诉你一件秘密吧,你吃了我的丹凤丸后,你的心脏,现在已经像一只鸡蛋,只要稍稍一用力,就会迸裂。你就等着我砍下你的头,去祭奠我的兄长们吧!”

  花狼得意扬扬地道出了丹凤丸的秘密。

  丹凤丸也叫催心丸,它有解酒的功效,但人吃过后,能让人的心脏变得脆薄,特别是练武之人,与人争斗时稍一用力,心脏就会破裂。花狼斗不过梁锦云,就耍了个诡计,骗萧沛儿拿给梁锦云吃。当她确定梁锦云吃过丹凤丸,这才敢公然挑战。

  萧沛儿听了,吓得花容失色。梁锦云却淡然一笑,说:“既然如此,那就动手吧!”

  花狼扬剑大骂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拿命来吧!”伸手一剑凶狠地刺来。梁锦云挺剑相搏。剑来剑往,一直从屋内打到屋外,二人交手相搏二十几个回合。突然,梁锦云摧枯拉朽般地一剑刺向花狼,透胸而过。花狼惊愕地看看穿胸而过的利剑,惊问:“你使出如此巨大的力量,心脏怎么没破?”

  梁锦云笑说:“因为,你那丹凤丸,梁某根本没吃一粒!”

花狼不甘心地说:“你们……骗我……”轰然倒地身亡。

  梁锦云告诉萧沛儿,当他得知他在外打猎喝酒,逍遥快活,妻子在家为他却是牵肠挂肚,寝食不安,心中十分惭愧。那晚赴宴,梁锦云喝着酒,却想着要喝丹凤丸,伸手往衣袋里一掏,不知什么时候,妻子给的丹凤丸丢失了,他没心情喝酒,向朋友告辞回家,这才及时施援手救下萧沛儿。

  至于一品轩酒楼赴宴,那是梁锦云想在家多陪陪妻子,萌生退意,推荐另一个武林高手去参加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。宴席上又装醉酒让人扶进客房,后又悄悄溜出来回家。他们没想到,这一切都阴差阳错,躲过一次次劫难。

  萧沛儿这才明白,哪里是什么丹凤丸解酒,原是夫妻相亲相爱,才化解一次次劫难。她的泪水又流了出来,那是幸福的泪水。

[ 结 束 ]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