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疼的底线

推荐人: 来源: 发布时间: 12-04 阅读:
心疼的底线

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有一次,韩峰去国家图书馆,公交车开到西单的时候,上来一个乞丐,一脸的疲惫与沧桑,背着又大又沉的包裹。他只坐一站地,售票员和司机呵斥他下去,而乞丐就是不下去——他的眼里流露出的是一种无奈的渴求。就在售票员把他往下推的时候,全车人——包括韩峰自己——没一个想帮他打一张票,尽管只需区区1块钱。最后,那个年老的乞丐还是被推下车了,司机像躲避瘟疫似的,迅速关上了车门。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不久前,几个文友开车到郊区,吃肥牛火锅。远远地,只见一头漂亮的小黄牛拴在那家饭店的门口,常在这家吃的一个文友说,诸位过来看看,想吃哪一块肉,尽管说。他把手指向这头小黄牛。韩峰知道,朋友的热情是发自内心的,不然他就不会接着这样说了:“你们来一次不容易,今天我请你们吃顿活肉。韩峰问什么叫活肉?他说就是这头牛身上的任一块肉,只要是看中,马上就活割……太恐怖了,当时就想走,但又怕扫朋友的兴,最后,还是坐进了包间。但当各种各样的牛肉片一端上_来,韩峰比谁都涮得欢。当韩峰打着酒嗝从饭店出来时,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,这有什么,不是还有活吃猴脑的嘛。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自有这种想法,韩峰就知道自己的心,不知何时已变硬了。以前他可是一个连青蛙都不敢捉的人。记得小时候,为了一只小兔子不吃草他会心疼好几天。而现在,他却可以吃“活肉”了。更为可怕的是,心硬也就罢了,却总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。平时,在编杂志的过程中,他也接到许多诸如妹妹卖肾为哥哥治病,几岁小女孩为瘫痪的母亲撑起一片亮丽睛空之类的稿子……但,看过了也就看过了,也许会有瞬间的感动,但却不会为某一件具体的事而心疼不已。现在,他不是怕流泪,而是怕自己流不出泪:他是写诗的,他知道,如果双眼成了断流的干河。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。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除了辣椒水之外,以后还有什么事、什么人能让他流泪?如果他的心,连疼的感觉都没有,那不是死了吗?也许,他的心还没有死,既然如此,那么让他心疼的那根底线在哪里——在得出答案之前,他把自己的那颗心,想象成一只有刻度的量杯。进一步的比喻是这样的,总有些事,会像最后冲刺的运动员,撞了某条刻度线,使自己的心为之一颤两颤三颤……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有时回来晚了,坐地铁一直要坐到终点站。在穿过那段幽静而晦暗的通道时,韩峰总是不由地想,如果这时候,前面有一个歹徒正在对一个弱者实施抢劫,他会偷偷地溜走还是冲上前去?如果他遇到有人不讲道理地打人,他的心能否因被打的人而疼上一会儿,并走上前去制止。而对身外的事,假设我们都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都丧失了心疼的能力,那么,最后的情况肯定是这样的——没一个人能明哲保身。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朱学勤先生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时,对一个叫马丁的神父所写的一首忏悔诗深有感触。那首诗是这样的: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,我不是共产主义#from 本文来自相声小品剧本之家www.in263.com,全国最大的相声小品剧本网站 end#!者,我不说话;看着他们追杀犹太人,我不是犹太人,我不说话;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,我不是工会成员,我继续不说话;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,我不是天主教徒,我还是不说话;最后,他们奔我而来,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。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正能量感悟: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面对社会上的不公与残忍,我们漠视,我们已经不再有心疼的感觉。而当不公落到自己头上时,我们也没有理由控诉别人的冷漠。G5A小品剧本_相声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剧本大全_相声小品剧本之家

赞助推荐